青岛建兴工程设备有限公司诉青岛美华先行置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 2014年06月05日10:20  
  • T|T

青岛建兴工程设备有限公司诉青岛美华先行置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行裁定书
(2014)青执复字第28号


  申请复议人(执行担保人)青岛美华先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海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天凌,山东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青岛建兴工程设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玉秀,总经理。
  被执行人青岛美华先行置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海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晶瞳。
  申请复议人青岛美华先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华管理公司)因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13)北执异字第l5号执行裁定书,向本院提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公开听证。申请复议人美华管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天凌,申请执行人青岛建兴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兴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玉秀,被执行人青岛美华先行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华置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晶瞳到庭参加了听证。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执行法院查明,在执行申请执行人建兴工程公司与被执行人美华置业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过程中,美华置业公司和美华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孙海华于2013年6月19日向法院承诺,如十日内美华置业公司不能将案款全部付清,美华管理公司以涉案空调作为担保,偿还所欠申请执行人的全部案款。2013年7月11日,因被执行人美华置业公司未能如期履行义务,应以美华管理公司提供的财产处置变现后履行执行担保义务,裁定查封、扣押执行担保人美华管理公司所有的涉案空调予以拍卖或变卖、以所得价款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
  执行担保人美华管理公司提出执行异议称,一、法院拟执行的空调设备是美华置业公司对美华管理公司增资中投入的动产(以下简称涉案空调),现属于美华管理公司所有;二、美华管理公司不应被追加为被执行人;三、孙海华恶意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没有法律效力,违反《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忠实义务,违背《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向美华管理公司的股东美华置业公司提供担保,这种担保行为无效;四、涉案空调与酒店空调室外机、管线等其他设备共同组成酒店的空调系统,对该系统的任何一部分进行执行,将会使整个空调系统无法正常工作,而作为空调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单独处分涉案空调也难以使其价值得到最大化,酒店始终处于正常经营的过程中,执行涉案空调将会影响酒店旅客的住宿,影响美华管理公司的正常经营,请求法院从其他途径寻找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停止对美华管理公司涉案空调的执行;五、孙海华与美华管理公司存在内部纠纷,其作出同意执行美华管理公司的表述不足以采信;六、美华管理公司声明,不同意对涉案空调采取强制措施,无义务为美华置业公司承担债务,孙海华的行为对美华管理公司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美华管理公司真实的意思表示,仅能依照加盖公章的书面文件确定。综上,请求停止对涉案空调的执行。
  美华管理公司提交的证据如下:一、北京美华投资有限公司函件一份,内容为:北京美华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美华置业公司94.9%的股权,是第一大股东。北京美华投资有限公司通过美华置业公司对美华管理公司进行投资,系美华管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孙海华未经美华管理公司股东会会议表决,为美华置业公司提供担保,严重违反了《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因此上述担保无效;依照《公司法》第二十一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百四十九条的规定,孙海华无权代表美华管理公司为美华置业公司提供担保,其担保行为违反法律规定,严重损害了公司利益,不具有法律效力,法院无权对美华管理公司采取强制措施。二、美华管理公司《声明》一份,内容为:孙海华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代表美华管理公司为被执行人美华置业公司提供担保,依照公司法的规定,上述担保未经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不具有法律效力。美华管理公司声明,对孙海华所作出的上述违法行为并不知情,且上述担保行为涉及公司的重大利益,未经公司股东会决议审议通过,不具有法律效力;上述担保系孙海华的个人行为,不能代表公司的意思,法院无权对美华管理公司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三、美华管理公司的企业工商登记材料,记载美华管理公司于2008年6月27日成立,美华置业公司投资10万元注册资本成立的法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1月增资至3000万元注册资本,其中孙海华出资货币资金1800万元,美华置业公司出资实物1190万元,所出资的实物列表中包含涉案空调;美华置业公司和美华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孙海华。
  申请执行人建兴工程公司对美华管理公司的证据质证称,孙海华作为执行担保人美华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向法院作出的担保行为是有效的,他们公司内部股东之间的争议不影响法定代表人向法院出具担保的效力。
  执行法院认为,执行担保人美华管理公司对于执行担保的异议不成立,应予驳回。其理由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一条的规定,执行担保是指在执行中,被执行人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并经申请执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决定暂缓执行及暂缓执行的期限。被执行人逾期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有权执行被执行人的担保财产或者担保人的财产。孙海华作为被执行人美华置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向本院提出执行担保,要求暂缓执行l0天;同时以美华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提供本公司的执行担保财产;申请执行人对此并无异议,业经本院审查接受执行担保并给予l0天暂缓执行期限,上述诉讼行为和执行行为均符合《民事诉讼法》和上述司法解释形成的执行担保制度的规定,执行担保成立。涉案空调如果将来被强制执行,导致美华管理公司或者其出租经营的酒店发生营业损失,或者部分空调设备被强制执行导致整个空调系统效能下降,是美华管理公司因其内部纠纷拒绝履行法定执行担保责任而放任发生的损失,后果自负。据此裁定:驳回青岛美华先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异议。
  申请复议人美华管理公司复议称,请求依法撤销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13)北执异字第15号执行裁定书,并裁定立即依法停止执行申请复议人的空调设备等财产。其理由是:因建兴工程公司与美华置业公司强制执行一案,拟对案外人美华管理公司的空调设备采取强制措施。目前,孙海华自称是美华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同意法院对上述设备进行处分,美华管理公司作为案外人不同意对空调等设备进行执行。一、依照(2010)北民一初字第222号判决书的内容,美华置业公司对上述空调设备享有所有权,因此有权处置上述空套设备。2009年,经有资质机构评估,美华置业公司以上述空调设备等动产对美华管理公司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上述空调设备等动产的产权已由美华置业公司变更为美华管理公司,因此法院无权对上述空调设备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二、美华管理公司与本案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法院将美华管理公司追加为被执行人缺乏法律依据及事实依据。法院只能对美华置业公司名下的财产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三、未经美华管理公司股东会表决通过,孙海华个人恶意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没有法律效力。虽仅在名义上挂名为美华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在实际上不在美华管理公司工作,也不享有任何职权。即使孙海华系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法的规定,处分公司资产应当经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未经公司股东会同意,该处分行为无效,而且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百四十九条的规定,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不得违反对公司的忠实义务,更不得在未经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为其他与公司无关的纠纷案件承担责任、损害公司利益。因此孙海华严重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无效。四、贵院拟执行的空调设备,与酒店空调室外机、管线等其他设施设备共同组成酒店的空调系统。对该系统的任何一部分进行执行,将会使整个空调系统无法正常工作,而作为空调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单独处分涉案标的物也难以使其价值得到最大化,而且酒店始终处于正常经营的过程中,执行上述空调,无疑将会影响酒店内大量的善意旅客的住宿,空调设备作为生产资料,在被采取执行措施后,必然会影响美华管理公司的正常经营。本案执行依据判令被执行人履行的是金钱给付义务,并非要求被执行人返还空调,因此美华管理公司恳请法院从其他途径寻找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停止对美华管理公司通过合法途径取得的财产采取执行措施。五、孙海华与美华管理公司存在内部纠纷,并于2013年7月16日采取暴力、以暴力相威胁等手段抢劫酒店顾客房间内保险箱、现金等私人财产,现已涉嫌刑事违法犯罪,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因此孙海华在此情况下所称同意贵院执行美华管理公司的表述不足以采信,六、鉴于孙海华所做陈述,美华管理公司现正式声明如下:美华管理公司作为案外人,不同意对美华管理公司的空调等设备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美华管理公司也无任何义务为美华置业公司承担债务,孙海华所称的愿意为美华置业公司承担债务、同意追加美华管理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等行为已严重侵害了公司的合法权益,对美华管理公司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该表述仅系孙海华个人行为。美华管理公司真实的意思表示,仅能依照加盖美华管理公司公章的书面文件确定。
  复议期间,美华管理公司提供进帐单、取款凭条、记账凭证、转账支票各一份(均是复印件),予以证明孙海华有抽逃资金行为。
  申请执行人建兴工程公司辩称,孙海华仍然是美华管理公司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孙海华承诺用美华管理公司的设备为美华置业公司提供执行担保,美华管理公司应该承担执行担保责任。
  本院查明,本院查明的事实与执行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执行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建兴工程公司与被执行人美华置业公司建筑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中,孙海华向执行法院承诺,用美华管理公司的空调等设备为被执行人美华置业公司提供执行担保,孙海华的行为是履行美华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务行为,因被执行人美华置业公司在限定的期限内未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因此,执行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对担保财产进行执行并无不当。故,申请复议人美华管理公司的复议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青岛美华先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复议申请。
  本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


审 判 长  朱庆和
代理审判员  焦兴凯
代理审判员  王晓黎
二〇一四年五月五日
书 记 员  慕慧子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 在线客服:
客服:010-82668266转810
销售:010-82667121